美国《星条旗报》网站14日报道称,中国于2014年第一次被邀请参加RIMPAC,当时也派出了一艘间谍船。美国海军此前曾证实,中国在2012年也派出了监视船赴夏威夷附近海域。而2016年演习期间,一艘俄罗斯情报船抵达夏威夷附近的国际水域进行侦察。

巴基斯坦近些年一直在寻求一种适合其使用的武装直升机以代替已有30多年历史的美制AH-1“眼镜蛇”机队。根据此前巴军方以及当地媒体发布的消息,中国曾派3架直-10到巴基斯坦参与竞标,并交给巴军方试用了一段时间。目前,这3架直-10已经被交还给了中国。

【环球网军事7月16日报道】俄罗斯塔斯社13日报道称,俄罗斯空降兵司令对媒体表示,俄在演习中用降落伞系统成功空投了载人的BTR-MDM战车。据报道,载人后总重14吨的战车从1800米高空投下,以每秒10米的速度下降。为什么只有“战斗民族”会人车合一地进行空投呢?

【环球网军事7月15日报道】法国EastPendulum网站7月9日报道称,自2016年7月以来,运-20运输机逐渐在中国空军的开放活动、阅兵和演习中亮相,飞机数量也在不断增加。据中国媒体的消息,在今年5月,至少有2架中国空军运-20运输机参与了空降兵部队的空降演习。

这些年来,日本通过各种方式主动加强与北约的合作,根据北约官方提供的资料,日本和北约自上世纪90年代起开始举行高级别会谈。在安倍晋三成为日本首相后,日本明显加大了与北约接触的频度,北约成员国包括美国和欧洲主要大国,日本加强与这一军事组织的合作可以在一些安全问题上获得更多情报。多一条与美欧沟通和协调渠道,还可以为日本自卫队寻找更多借口来出海。更值得注意的是,日本还把北约当成向西方国家宣传自身政策的重要平台,夹带了不少私货企图左右国际舆论。

前几年,黄顺祥冒着生命危险深入挖掘回收日本遗弃在华化学武器现场。针对这些武器高毒、高爆、高风险的防控难题,他废寝忘食地日夜钻研,终于建立了危害评估与风险预报技术体系和复杂条件下化学武器危害评估模式,为处理日军二战期间遗留在我国的化学武器提供了技术支撑。这一研究成果在天津港特大火灾爆炸事故应急处置、北京奥运会等重大活动安全保障、国家反核生化演习等任务中得到实际应用。

多国联军发言人图尔基说,当天凌晨,这架沙特“狂风”战机在完成训练任务返回途中发生机械故障,在沙特南部与也门接壤的阿西尔省坠毁,机上2名飞行员逃生。

解放军报讯张熙平、程娴贤报道:7月中旬,第76集团军某旅奔赴600多公里外的某高原训练场演练,西宁联勤保障中心成都物资采购站应急采购地方物流服务,保障该旅重型装备运输投送。“参演的近百台重型装备直接送达演兵场,高效快捷!”看着一辆辆重型装备开下大型平板运输车,前来办理交接手续的该旅运输投送科彭助理员感慨道:“巧借地方物流完成重装投送,是军民融合运输投送的新探索。”

“一旦马其顿完成所有程序履行更名协议,该国就将加入北约,成为我们的第30个成员国。”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11日在北约峰会上说。他此前曾表示,马其顿加入北约将耗时约一年半。各方在签署加入北约的议定书后,该文件还需得到北约29个成员国议会的批准。马其顿位于希腊以北,1991年宣布脱离前南斯拉夫独立,并于1993年以“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的名义加入联合国。由于该国国名与希腊北部“马其顿”省一样,该国一度被作为北约和欧盟成员国的希腊阻挠加入这两个组织。今年6月17日,马其顿总理扎埃夫和希腊总理齐普拉斯签署协议,承诺将国名改为“北马其顿共和国”,为该国加入北约铺平道路。据了解,马其顿将于9月末或10月初就更改国名问题举行全民公投。斯托尔滕贝格认为,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马其顿人支持(更名)协议,就可以加入北约。

共同社称,7月10日,一名日本男性同样因间谍罪在中国杭州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2015年以来,已有8名日本人在中国浙江省、辽宁省等地因间谍行为等被中国有关部门逮捕。至此,所有8人均已被起诉或判刑。

美国海军学会网站13日以“海军:中国间谍船再次监测RIMPAC演习”为题报道称,美国太平洋舰队发言人布朗上周五表示,自7月11日以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辅助通用情报船”(AGI)一直在夏威夷附近的专属经济区行动。布朗说:“我们采取了一切必要的预防措施来保护我们的关键信息,这艘船的存在并未影响演习进行。”美国海军学会网站称,中国情报船属于“东调”级,与中国在2014年用于监控RIMPAC演习的船型相同。

当前,德美同盟正经受着史上最为严峻的考验。不断发酵的贸易战已使德美关系跌至历史最低点,而美媒近日关于美国防部正在对驻德美军撤离或转移进行评估的报道,更让德美乃至欧美关系的前景雪上加霜。

杨福成同志系山东寿光人,1942年3月出生,1958年12月入伍,1960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战士、军士长、副艇长、艇长,副支队长、支队长,湛江基地副司令员,南海舰队副参谋长,广州基地司令员等职。

据报道,日本现役F-2战机将于2030年起退役,为制造新一代战机F-3,日本从2009年起开始研制工作。包括发动机、雷达以及验证试验在内,日本已为该项目投入14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3.4亿元)。但是,由于由于新战机的研制费用投资巨大,日本决定进行联合研制,而美国洛马公司就是候选合作方之一。

日本订购了42架F-35战机,以对该国老化的战机进行更新换代。日本还计划增加F-35战机的采购量,包括采购适用于航母作战的垂直起降版F-35B战机。